吴航乡情

期货市场价格发现概念界定及影响价格发现效率

  因为期货市场的价格发现功能是期货市场安身立命的根本,许多国外文献对此有着大量广泛而深入的研究。对期货市场价格发现效率的评价也从许多不同的角度展开,试图从多种视角来解释影响价格发现效率的因素。综合起来,有价值的期货市场的价格发现研究可以从以下视角进行:

  这种分析有助于了解交易所的地理位置与价格发现功能之间的关系,对于新品种来说,确定适当的交易所位置是价格发现功能发挥的前提之一。印度的两位学者Susan Thomas和Kiran Karande(2001年)曾对印度的两个篦麻籽期货市场在1985—1999年间的价格发现效率进行了对比研究。这两个期货市场一个在Ahmedabad,是篦麻籽的产地,另一个是在Bombay,是篦麻籽的集散地,篦麻籽由此向国外出口。经过研究发现,在交易的四个合约中,其中有三个合约表明Bombay的期货市场在价格发现中起到主导作用,即“领导”着Ahmedabad的期货市场,只有一个月份的合约即3月份交割的期货合约表现出Ahmedabad的现货市场主导着当地的期货市场和Bombay的期货市场。而3月份合约是最接近篦麻籽收获时间的合约,由此可见作为篦麻籽的产地,它具有信息上的优势,可以将收获方面的信息较快的反映到价格中。该结果也可以说明,现货市场也具有价格发现的作用,在某些特定情况下,其价格发现的效率要高于期货市场。

  这种研究对于新兴期货市场来说是十分有价值的,这种动态的研究可以从中找出价格发现效率的改进的路径,根据期货市场的外部环境及内部环境的改变寻找改善价格发现效率的原因所在,为期货市场的价格发现功能的充分发挥寻找更多的改善途径。

  3在某一交易所同一交割月份期货合约在距离合约到期时间长短不同而出现的期货价格发现功能的差异。

  某一交割月份的合约从开始交易到合约到期存在一个周期,在这个周期的不同阶段价格发现功能发挥的程度是存在差异的。根据有效市场理论,价格发现是对未来供求信息的预测,一般的规律是距离合约到期的时间越近,合约到期时的供求信息就越容易收集,未来供求信息就越容易融入到期货价格中。大多数的文献也论证了这一观点。1972年,Leuthold通过对活牛期货和玉米期货的研究发现期货价格对合约到期时现货价格的有效预测只有在合约邻近到期时才比较明显,Stein在1981年的研究进一步说明距离合约到期越近,不仅预测的偏差越小,而且误差项的方差也会越小。他认为在合约到期的四个月之前的期货价格在价格发现上是没有任何价值的。

  对不同期货品种的价格发现效率进行对比研究可以帮助我们了解不同的商品特性在价格发现中的影响。一般的规律应该是:可储存的商品期货在价格发现上应优于不可储存的商品期货,金融期货应优于商品期货。1970年,Tomek和Gray对玉米、大豆期货以及土豆期货的价格发现效率进行了比较,玉米和大豆品种相对而言属于可储存期货品种,可以从这个收获季节一直保存到下一个收获季节,而土豆不能储存这么久。他们的研究发现玉米和大豆期货在价格发现效率方面要优于土豆期货,这说明商品的可储存性在很大程度上影响着对价格水平的预测。

  由此可见,尽管从理论上讲,期货市场具有价格发现的优势,但是具体到某一个市场、某一个品种甚至是某一个月份的期货合约,期货价格发现的效率是有很大差异的。这些差异的产生原因是多方面的。有商品本身特性的原因、有现货市场的原因、有期货市场的原因、也有交易者的原因及政府政策方面的原因。虽然具体因素有很多,但从价格发现的本质上看,效率高低是由供求信息融入速度和难度直接决定的,也就是说这些因素都与供求信息融入价格的难易程度有关。归结起来,价格发现功能的发挥受到以下因素的影响: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