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航乡情

陈平:中国现有金融体制在为西方买单

  【本期导读】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经历了30余年的高速发展,创造了无数奇迹,引起全世界高度关注。如今,进入新常态后,中国的GDP增速从两位数下降至一位数,似乎遇上了前所未有的发展瓶颈,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能否带领中国走出困境?中国经济发展的痛点和难点在哪里?本期《金融街会客厅》联合北京当代经济学基金会,特别邀请北京当代经济学基金会学术委员,物理学、经济学双料专家陈平先生,听他讲解传奇的跨界学者经历。如何从物理学的视角看经济学研究?如何找到中国社会发展问题的症结所在?中国经济发展的未来二十年会怎样?

  【本期嘉宾】陈平,中国经济学家、理论物理学家。北京当代经济学基金会学术委员。复旦大学新经济学中心高级研究员、学术委员会主任,春秋研究院高级研究员,哥伦比亚大学资本主义与社会研究中心外籍研究员。前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德克萨斯大学奥斯汀校区物理学博士,师从1977年诺贝尔化学奖获得者普利高津教授,总平均成绩满分。研究范围包括宏观经济学,金融经济学,微观经济学,计量经济学,制度经济学,复杂经济学,经济学,转型与发展经济学,演化经济学,文化人类学,经济史,科学史等。

  陈平:我非常明白汇率的问题是一个国际安全问题,也就是地缘问题。在历史上只有两个国家可以操纵汇率,一个是英国,一个是美国。为什么?因为汇率反映竞争能力,如果国家经济发展好,竞争能力高,汇率就升值了。但是世界上有没有均衡汇率?据我观察是没有的,因为现在世界上是多国竞争,多国竞争是不完全竞争,原来相信有均衡点是因为要完全竞争。国际金融市场肯定是垄断竞争,垄断竞争是没有均衡汇率的,即汇率受市场份额的限制,所以,世界各国在控制汇率的时候争夺的是市场份额,明白了这个,就明白了美国和英国为什么能操纵汇率,因为他们曾经是经济大国,而且是军事大国。美国70年代早就衰弱,美元贬值多,但是为什么美元还能成为世界主导货币?

  如果美元走弱,动摇霸权,美国就会发动战争,战争会使资本流向两个地方,一个是回报高的地方,一个是安全的地方,有很多资产从美国出逃到新兴市场,新兴市场前景高,美国就会出现巨额的国际收支差,所以美国战争打的都是对美国经济挑战最大的地方。我的老师,也是美联储的专家和我说,美国说是打中东战争,实际上是打欧元,现在的东海、南海问题是一样的,日元汇率太高,如果日元贬值,受损的是美国,因为美国和日本是竞争者,美国、欧洲、日本在同一条起跑线上,因为都是高等汽车、电子出口国,中国在中低端,不构成竞争,这样一来,美国就像制造亚洲金融危机一样来压迫日本,就是维持高汇率,日本制造东海、南海危机就可以换取美国承认日元升值,来帮助其重返。

  所以,过去一轮量化宽松,实际上是三个主要货币之间在打货币战争,美国、欧洲和日本先后实行量化宽松,实行量化宽松就贬值,贬值增加出口,现在没完了,这个游戏怎么结束?只有一个办法。

  陈平:西方人早就看懂就是中国买单,美国不买单,税也加不上去,就转移到发展中国家,转移到中国,中国人替美国人还债,我认为中国人没有看懂。金融市场的本质,绝对不是现在国内自由主义讲的,投资优化回报。建立央行的目的是为了发债,发债是为了战争付军费,所以撒切尔夫人搞自由化,绝对不敢取消,现在英国退出欧盟也是为了这个问题。

  我认为人民币如果大幅升值一定会挫伤中国经济,等于中国拿积累的外汇储备替美国还债,因为中国买了大量美国国债,而且美国认为中国买国债,是对中国安全最大的威胁。怎么解套呢?做一个交易,即美国废除美台共同防御条约,中国购销美国。

  更多访谈实录全文详见:《金融街会客厅》首席说第181期 陈平:未来二十年中国有望占领经济、金融、科技制高点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