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航乡情

凤凰视频《全民相对论》第40期:性工作合法化之

  2010年,一场轰轰烈烈的扫黄风暴席卷了中国大地,全国各地大量娱乐场所被停业整顿,大批性工作者被遣散,称将继续对娱乐场所组织严格日常管理,组织以常态化暗访侦查,做到每周不少于一次的检查,以严防涉黄违法犯罪出现反弹,并且建议将女改称为失足妇女。世界卫生组织曾表示,中国官方估计目前有超过600万娼妓,这个数字接近香港总人口,性工作为何屡禁不止?性工作者产生的根源是什么?性工作者是不是应该被取缔?性工作又是否可以合法化?本期《全民相对论》全民热议“野百合有没有春天-性工作合法化之辩”,本期节目邀请北京师范大学刑法研究院副教授赵军,媒体评论人罗竖一,文化学者、性学思想家李扁,北京两高律师事务所律师于伏海。

  凤凰视频原创《全民相对论》节目2012年6月4日播出“野百合有没有春天-性工作合法化之辩”,以下为文字实录:

  闾丘露薇:看到这样的场景有的人会觉得相当的觉得正义,但是也有的人会觉得在目前的社会标准下似乎觉得有点奇怪,但不管怎么说在社会上有这样一个人群,我们现在给了他们一个非常好听的名字叫性工作者,在今天我们在现场请来嘉宾,同时也请来了很多的观众,现在大家要做一个选择,因为在很多人的心目当中,性工作者依然尤其是在中国会成为这种社会毒瘤的这样一个印象,大家选择一下,如果觉得性工作者这个人群就是社会的毒瘤,应该要铲除,可以坐在红色这一边,反对的坐在蓝色,如果觉得中立的可以坐在白色这一边,好的请选择。我们先从这边,想听听你们说为什么你们觉得这群人群,是社会的道德败坏的这样一个象征?

  蓝方观众:这个群体我觉得更多的程度上是一个受害者的群体,我觉得毒瘤应该是的组织者、嫖娼者。

  我认为性工作者是一个服务,然后这个服务有需求才有供给,从生理上来说男性需求是不可以那么的容易被抹灭的,所以我不觉得它是道德毒瘤。

  红方观众:作为人类的进步来讲,人类他是在从我们一开始是什么都不穿,然后也没有固定的配偶关系,然后逐渐的发展到了今天,我们把身体给有些不愿意露在外面的一些部位给盖起来了,然后我们每个人都有了固定的配偶关系,这是一种人类的进步,而现在刚才那样的一个情形使得我们人类是不是在?

  白方观众:如果是一个人他没有配偶,当然他去从事这种服务,或者是他去接受这种服务是没有问题的,但是如果性工作者他一辈子只从事这种工作,如果他再去结婚,那么他的家人会不会接受她这个。

  于伏海(两高律师事务所律师):一个研究生,她到了天上人间了,你好好的国家培养你,培养你这么长时间,你去天上人间去干这个事,对不对,那就是浪费啊,对不对,这当然是个毒瘤,但有的人比如说,我这个三天已经没吃饭了,一个女的三天没吃饭了,到那个地方,到政府机关政府官员不管,到妇联,妇联也不管,任何一个地方都不管,那下一步干什么呢,可能就走向这个程度了,它这个仍然是一个毒瘤,这个毒瘤让这个社会的一些各种各样的不合理的问题,让它成为一个毒瘤。

  李扁:以前也有,建新中国以后铲除了,用的方式消灭了,现在就是城市化,整个的过程当中大搬家,产生了这么一个社会阶层,跟大家的价值评价没有关系,不存在毒瘤不毒瘤的问题,这是一个客观的必然的一个现象,不能从个人道德价值的角度去评论这个事情。

  闾丘露薇:这点想问下赵军,我知道跟您做了访问,之前您也谈到在做的时候,因为你经常去扫黄打非,然后你曾经也是觉得这些人群就跟这里的想法差不多,就会觉得这是社会的毒瘤,后来你慢慢的改变了一些想法,但是您看您也是坐在中间,这是什么?

  赵军(北京师范大学副教授):我还是把它作为一个法律问题来进行看待,不愿意介入这种道德的争议,所以说我在这里选择一个中立的立场,我尊重所有人对这个问题的一种看法,但是就如我以前经常谈到的,就说我们所追求的应该有一种底线的争议。

  闾丘露薇:我知道您写过一本书,我也知道您关注的更多的就是说,即便这个人群不管大家觉得他好还是不好,但是每个人在这个社会上总有他的一些最低的这样一些保障的法律保障的这样一个问题。

  赵军:如果要谈到道德,有一些底线的道德,其实大家都是能够达成共识的,比方说生命的价值,不管是性工作者还是一个像我们这样的一个不是性工作者从业的人,那么我们的生命是等值的,那么现在的问题是在现在目前的这样一种法律制度之下,那么可能这种生命他受到法律,实际保障的力度是不一样的,这我觉得是我们应该更关注的一些问题。

  闾丘露薇:除了扫黄打非之外有没有其他的关于这个人群的报导也好,或者说一些文学作品的描写也好,关于中国的多不多?看过的举手?

  红方观众:我是从网上看到关于性工作者,好像是在一个地方说是有十元服务者那样子的,然后他们会得艾滋什么的,就会传播这样的疾病。

  闾丘露薇:但我们更多的可能都是从网络上的一些报导,但即便是说报导,其实媒体的报导更多的是集中在刚才我们看到的这个扫黄行动方面,而对于他们的个体的生存状况相对的可能要少很多,在今天我们是请来了一位嘉宾来到我们这里,她叫叶海燕。

  解说:特邀嘉宾叶海燕,网名“流氓燕”,2006年叶海燕成立草根组织,中国民间女权工作室,致力于民间女权维护与防艾宣传工作,2012年3月,叶海燕在她的微博中提出她卧底十元店,免费为农民工提供性服务,并全程转播,在网络上引起了种种非议,更有人认为她是公开宣淫。在本期节目直播后的第五天,叶海燕在广西的工作室被砸,叶海燕称她不会因此放弃对性工作者的继续关注。

  闾丘露薇:海燕跟你聊之前我们先来一起看一个调查,就是我们的凤凰网做的一个调查,可以看到对于网友来说到底性工作者在很多的网友当中他们的心目是怎么样,57.7%的网友是表示同情,因为觉得她们应该是为生活所迫,像这位来自湖南的网友就说并不认为现在的妓女是因为生活所迫,因为除了卖身其实她也有很多其他的选择,叶海燕你当时是怎么会想到要去十元店去做卧底?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