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航乡情

凤凰《全民相对论》第28期:同性婚姻合法化?

  2012年召开前夕,著名社会学家、中国社科院社会学所研究员李银河在自己的私人微博上公开征集愿意递交关于同性婚姻提案的代表。

  李银河在这篇名为《征集愿意递交同性婚姻提案的代表》的博文中说,根据网调显示,今年“”公众关注提案中,同性婚姻提案已经被列在第二位,这样的公众关注度出乎她的意料。

  2004年12月1日,中国卫生部发表的《中国同性恋》中公布,中国处于“性活跃期”的男同性恋者约占性活跃期男性大众人群的2%至4%,约为1000万。这是中国政府首次关注同性恋人群的的生存现状。另据同性恋研究专家张北川的调研结果统计,中国男女同性恋人口已经超过了4000万。

  同性恋是道德问题,还是心理疾病,同性婚姻到底要不要合法化,本期《全民相对论》邀请性与性别研究专家方刚、社会学者司马南、两性情感心理专家丁力、大连市教玉光街礼拜堂牧师吴兵,《全民相对论》全民热议,同性婚姻合法化?

  凤凰视频原创2012年3月14日《全民相对论》第28期“同性婚姻合法化?”,以下为节目文字实录:

  闾丘露薇:大家好,我是闾丘露薇,欢迎收看由凤凰视频原创出品的《全民相对论》,感谢百度新闻的数据支持,来看今天我们的议题到底是什么,到现在为止,对于中国到底有多少个同性恋,没有一个准确的数字,因为这个话题在中国的公共空间来说,它不是一个可以非常广泛的进行讨论的,因为它还是有点敏感,不过有一点,对于同性恋这个词,知道的人很多,而且心里面有很多人会自然而然产生很多抗拒甚至是厌恶,当然也有很多人是抱着一种宽容的心态,希望为他们争取更多的空间,我们现在就请来我们现场的观众还有嘉宾,我们来进行第一个选择,第一个选择就是你认同同性恋的,请坐在红色的这一边,如果你不接受同性恋这样一种状态的存在的,请坐在蓝色的这边,但是对你来说这个话题你现在没有想清楚,觉得想多了解一点,不知道自己怎么选择可以坐在白色的这一边,好的,请选择。

  从这个现场观众的人数来看其实还是蛮平均的,然后我们的嘉宾也是正好是对开的,我们先来听听观众的这样一些声音,想请问一下坐在反对的这一边,哪位观众告诉我们为什么觉得不能够接受同性恋这个一个状态的存在。

  闾丘露薇:不可能全世界都同性恋吧,你这样一来不就拒绝有异性恋的存在,那你剥夺了异性恋这样一个权利了嘛。

  白方观众:现阶段中国还没有出台有关关于同性恋方面的政策,或者法律法规,况且我的身边的一些话题,一些朋友没有发生过类似的事情,所以说我对此还是比较陌生的,所以说我选择中间。

  司马南(社会学者):如果同性恋者在现实生活当中,他感受到了某种压抑,我不接受,我认为他们不应当受到这种压抑,但是,有一种倾向,就是把一个同性恋这事放大,就涉嫌在社会上制造一种,同性恋者汹涌而来,你不同性恋你很不时髦的氛围,某些人就会受到,这些东西的影响,年轻人冒险,好玩儿,去做尝试,于是他原本没有同性恋倾向,但是在这样一种文化氛围下,他变成了一个同性恋者,并且乐此不疲。

  方刚(性与性别研究专家):无论一个社会对同性恋者采取什么态度,同性恋者在这个社会当中,仍然永远会是少数,我们这时候也不妨反思一下,就是说当我们整个社会,都在全面的更多的声音在倡导异性恋的时候,为什么我们不说,也可能那个人,那个人他本来不是异性恋,他被诱拐成异性恋了,所以其实一个假设背后,还是说我们认为同性恋是不好的,同性恋是病,是错,所以我们才会担心。

  闾丘露薇:我们今天请来了一位牧师,其实我想说在中国,其实同性恋有一个宽松的环境,是宗教的这样一个压力,相对来说还是比较的少的,但是我们的教会还是存在的,我们来听听吴牧师的见解。

  吴兵(大连市教玉光街礼拜堂牧师):我们不接纳同性恋,是因为他破坏了上帝所创造的,男女之间的正常的关系,圣经当中告诉我们说,上帝是造男、造女,使他们结为夫妇繁衍后代,婚姻本身并不仅仅是你情我愿,婚姻本身应该承担着更崇高的使命,我本人曾经接触过,很多的同性恋者,那么我自己也曾经带领几位同性恋者悔改,相信教,并且走出了同性恋,那么我在接触的过程当中,我就发现非常有意思一件事情,大多数同性恋者,即使是在同性恋过程当中,也有一个扮演男方,一个扮演女方,所以在这样的一种情况下,你就很难说他是出自人的天性。

  司马南:同性恋在这个意义上,可以理解为山寨版的异性恋,因为他们模仿异性恋,他们各自进入一个角色。

  吴兵:从我接触的同性恋者来看,他们大多数都是在青少年时期,在过去的家庭生活环境当中,受到了很多的伤害,而这些伤害在今天,中国这样一个信仰缺失,甚至道德标准不明晰,心理辅导不健全的,这样一个社会当中,他们往往以同性恋的方式表现出来的,实际上同性恋不是不可以改变,我常常对一些同性恋者说,只有两种同性恋,一种是不愿意改变的同性恋,一种是愿意改变的同性恋,关键在于你是否愿意。

  最后我再说一点,当我们说同性恋是罪,反对同性恋的时候,不意味着歧视同性恋,因为按照教信仰来讲,我们在座的,包括我在内都是罪人。

  方刚:这不是歧视同性恋的话,那您会不会对异性恋来说,只有两种异性恋者,一种是想改的,一种是不想改的?

  吴兵:这是一个信仰的问题,如果你不信你就没法改,所以很多家庭鸡飞蛋打,是有两种异性恋者,我说的一种想改的,一种是不想改的,如果能够靠着上帝的力量,坚定你自己的意志,我相信你的婚姻是幸福的。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