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航乡情

影响投资策略的“锚”

  2002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卡纳曼曾做过这样一个实验:他们设计了一个只会出现10和65两个数字的轮盘,每转一次轮盘,便请参与者回答“联合国中,非洲会员国的数量占所有会员国数量的比例最有可能是多少”。按理说,轮盘的数值不会对答案有什么影响。但实验结果却显示,当轮盘转到10时,答题者的平均答案是25%;转到65时,平均答案是45%。也就是说,一个与问题毫不相关的数值居然影响了被测试者的答案。

  上述实验描述的就是锚定现象,其含义是:人的决策会受到毫不相干的所谓第一印象或第一信息影响,就像沉入海底的锚,把人们的思想固定在某处,并产生有偏差的认识。

  锚定效应普遍存在于生活中。顾客与店家的讨价还价,店家开始就报出很高的价格,一定会或多或少地影响顾客的心理预期,使得最终成交价偏高。而一些聪明的顾客也会在最初砍价时砍得很低,反过来影响店家,降低成交价格。

  在证券市场,锚定效应无时无刻不在影响着投资者的投资决策。这其中的“锚”,就是证券当前的价格。换句话说,证券市场存在“价格黏性”,当投资者无法判断新信息对证券价格的影响时,一个最好的方法就是去参考它现有的市场价格,并在此基础上加上一定的比例。

  更具体一点,假如上市公司中报披露的真实营收总量和利润增长已经达到2800点的水平时,投资者的反应总会慢一拍,因为已习惯于站在现有2200点的指数点位上,去估计大盘涨幅是2300点、2400点,还是2500点?这种行为模式的普遍性,决定了2200点这个实际存在的“锚”,一定在或多或少地“拖累”着指数迅速上涨到合理点位。投资者总记得最近的指数点,而忘记4年前的3000点,忘记那个时候上市公司的盈利情况和盈利预期可能大大低于当前水平。除非有分析师不厌其烦地撰写分析文章,提高“3000点”甚至更高点位在大众媒体上出现的词频,潜移默化地挪动投资者心中的锚,反过来影响市场的真实价格水平。说得通俗一点,“喊3000点的人多了,指数的点位自然就上去了”。

  锚定效应的另一个推论是,当有真正的利好消息到来时,股票价格总是“犹豫不决”地慢慢才涨到位。这使得很多做“事件驱动”的策略得以成行。笔者曾问过一些在海外市场做“事件驱动”的朋友:“利好消息公告后资金才进场,那时还有机会吗?难道股票价格不会在恢复开盘后就一步涨到位?”笔者得到的答案是,在海外市场,基于事件的投资机会很多,虽然也有一些案例会发生亏损,但大概率上仍有正收益。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