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航乡情

跟随老师家访半天找不到路(图)

  一场大雪过后,定西巉口镇常川村这个位于黄土高原的小村落变成了白茫茫的世界。但是毕竟已是晚春,天空放晴后,阳光直射下来,雪化得很快。融化的雪水顺着山势裹着泥浆流下来,冲出或深或浅的沟。

  周末了,师大支教团的老师们要去家访,我们选择了跟随支教团的吴航枫老师去本村的宋园园家家访。本报甘肃定西讯 记者 刘晓艳 文并摄

  宋园园的家就在常川村,相对于每天要走上一两个小时、翻山越岭才能到学校的同学来说,他们家是最近的了。从希望学校出发,沿着学校背后的一条山路,记者跟随吴航枫和宋园园走上了家访的路。这条山路大约有三四米宽,在当地属于大路。但除了学校门口大约十几米长的路铺过石子,被雪水冲刷后还能走之外,剩下的路都是土路,满是泥浆,地势稍低的地方存了大量泥水。

  迅速融化的雪水将原本松软的农田变成了泥潭,脚抬起来时,鞋底沾上很厚的泥浆。而距离宋园园家不远的地方,恰好有一处建筑工地,道路被工程车反复碾轧之后,满是泥浆。“找不到路”成了我们前进的困境,在几经探索之后,我们终于找到了窍门:沿着工程车的车辙走。

  园园说,走这条路他平时只需十几分钟,但当时,他们已走了半个多小时,大家看看自己的鞋,已经裹满了泥浆。当天只有园园的爷爷在家,老人非常热情。园园的家有两间正房,小院里还有储藏粮食的偏房和厨房。交谈中得知,今年上八年级的园园是家中的独子,父母在他两三岁的时候就去兰州打工了,一两个月回家一次,园园平时由爷爷奶奶照顾。“园园特别乖,学习也很努力,平时还帮我们做些打水、扫地、喂狗之类的家务活。”爷爷和吴老师唠着家常。记者发现,园园家里没有电脑,更没有网络。园园说,他只是在学校里见过电脑,但几乎没怎么摸过,只会开机和关机,班里大部分同学都和他一样,对电脑感到陌生。

  从宋园园家出来时,吴航枫老师和同行的刘雪梅老师说,班里大部分孩子上学都要走一个小时以上的山路,但支教老师们走需要多一倍的时间。“冬天下雪时,他们要打着手电筒、拿着小铲子来上学。”刘雪梅说,由于习惯了走山路,孩子们上学大多穿得很单薄—如果穿得太厚出汗了,静下来时沾了汗水的衣服会让他们更冷。“每次去家访,孩子们都会很轻松地告诉我们,翻过那座山就到了。但事实上,翻过那座山后,前面还有一座山。”雪梅说,志愿者们去家访没有不摔跤的。

  因为知道学生们家里大多比较困难,同时为了不给家长添麻烦,支教团家访往往都选择早晨九、十点出门,快到中午时赶往下一家,午饭的时间在路上。

  因为学校离家太远,高年级的同学有的会选择在学校附近租房子。八年级的女孩周君霞一个人租住在支教团住地隔壁的一户农民小院里。说是租房住,但周君霞租住的房子其实是一间临时搭建的活动板房。板房的中间是一个火炉,靠墙的一面是用垒起的砖头支撑着的一张单人床板,上面放着周君霞的被褥和一些衣服。床头的书桌上,放着君霞的书和练习册,书桌旁放着多半口袋的土豆。

  “土豆是周君霞爸爸送过来的,她的饭就是煮土豆或煮点面条。”支教团的于安妮说,君霞是支教团最早熟悉的一个女孩。去年9月,刚刚到定西的支教团成员安顿下来后的那个傍晚,支教团的老师们听见了敲门声。敲门的正是周君霞,她来问一个不会的物理问题。“我们给她讲完题后问她住在哪、晚饭怎么吃的时候,君霞告诉我们她一个人租房子,晚饭打算做点面条。”看着那么小的女孩子一个人租住,支教团的老师们赶紧招呼她一起吃饭。吃完饭之后,天色已晚,老师们送君霞回家,“当时挺心酸的,我就拉着君霞说,让她以后跟我们一起吃饭。”于安妮说,那时起君霞就成了支教团家里的一分子。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