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航乡情

心系故乡情浓故土 作者龚瑞章

  如今,我离开她已有50多年了,尽管两鬓斑白,但是依然乡音不改,在这漫长的人生岁月中,我虽然人在异地,但游子的那颗心总是与她相连,感受着她的脉搏,牵挂着她的变化。

  “千年不断娘家路,故土情深爱上虞,游子心系故乡情,魂系梦绕在心中。”这是去年国庆节我与儿孙们在家乡时的感慨。我想,这种难以割舍的恋乡、思乡之情,每一个在外地工作与生活的上虞人,都会感同身受。

  我原来根本不晓得什么叫乡愁,青少年时代经历过大兵团运动,生产队集体劳动,背朝青天面向田,天天赤脚在田间,汗水如雨勤耕耘,战天斗地换新天。回想我的父亲,他是古县城丰惠乡村里一位受人尊敬的郎中,帮助乡亲们解决了不少病痛,当年他手把手教我学艺的时候,也正是时代,还记得1959年冬季的那一天,父亲告诫我,“眼下正在征兵,你应该响应国家号召,报效祖国。”

  于是,我去了上虞人民武装部报上了名。经过层层选拔,我有幸到上海参加了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成为东海舰队一名光荣的海军战士。部队领导考虑到我有医学家庭的背景,派我到上海海军411医院进修学习。

  在海军部队大熔炉里我冬练三九,夏练三伏,不断成长,我连续五年获得了“五好战士”称号,也获得了部队的嘉奖。我的上虞百年老屋成了“光荣之家”,父亲更是引以为荣,每天都是笑咪咪的,“光荣之家”的木牌匾一挂几十年。参军也让我从此离开了生于斯长于斯的故乡——上虞。

  由此,我与上虞故乡的血缘之情,思绪万千的浓浓乡情,伴随着我的人生历程奔流不息。离乡越久,思乡越烈,离乡越远,乡情越浓。

  在上海东海舰队军事训练和医学专业学习期满,最后,我被部队调配到了的当年的前线——福建厦门。我们海军要坚守海防边疆,全心全意为厦门前线部队服务,我的工作是为部队指战员们送医送药,解决病痛。

  那时的福建厦门,是重要的前沿阵地,美蒋特务进出频繁,战斗形势非常紧张,厦门与金门、马祖仅一海之隔,看上去距离并不远,每周在一定时间内我们要开炮,这在当时是海防前沿的常规战事。

  我们隐隐约约可以看到驻金门、马祖的派在挖防空战壕、建军事工地。两岸时而炮火隆隆,火光闪闪,我英勇海军稳、准、狠的每一发炮弹,打得派抱头鼠窜、鬼哭狼嚎。

  记得有一次,我们连队进驻福建泉州市永宁镇,这是一个侨乡,离金门很近,游泳就可以过去,我们连队在那里值勤放哨。那一天,一个当地的老乡,气喘吁吁地跑来,他上气不接下气地说,“我爹在家中病重,请求部队的医生去看看。”

  见此情景,我向部队领导主动请缨,跟随老乡前往其家中,大爷还在发高烧,我给大爷进行了体格检查,考虑大爷是患了急性上呼吸道感染,我用部队最好的药,给大爷打了退烧针,用温开水给他口服了药。

  离开时,老乡很是感激,一定要亲自送我,他说:“今天金门岛上的国民派向,你一个人回去我不放心。”

  我争拗不过,与他走了一半路程,果然金门岛开炮过来了,轰隆隆几声炮响,震耳欲聋,炮弹落在离我们不是很远的地方,刹那间,弹片飞石泥土满天飞,一阵烟雾缭绕。老乡用力将我压倒在地,我也紧紧抱住了他,我们是幸运的,并没有受伤。随后,他陪同着我回到了部队。

  这充分体现了我们海军与前线百姓的鱼水情深,有道是:“军民鱼水一家亲,试看天下谁能敌?”当年我们人民解放军豪情万丈,高呼:“解放,统一祖国!”。就这样热血青年的我把最美好的青春年华献给了祖国。

  1966年3月,参军多年的我按照规定含泪离开了培养我成长的部队,我来到了祖国的南大门——广州,在交通部广州黄埔港务局港湾医院(注:现为广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五医院)工作,从事着中医、针灸、理疗和不孕不育专科门诊,这一干就是40多年,这是我人生的又一个转折点,从此,在广州创业定居,有了我今天第二故乡之说。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如今,我在广州定居已有五十多年了,真是弹指一瞬间,可以说,我的工作,我的事业,我的大半辈子都在广州,也为当地群众做了点解决病痛的好事。但对养育我的故乡,我一直还有个心愿,我觉得在大城市工作了40多年,退休了有时间可以用自己的技术为家乡的父老乡亲做点事。

  记得十年代,上虞市委、市政府领导,每年一次来广州召开虞籍乡亲春节团拜会,向在广州的虞籍乡亲通报家乡的发展,希望在广州、深圳、香港的虞籍乡亲关心家乡的发展,为家乡的建设添砖加瓦。我一直在想,我是一个普通的医生,能为家乡做点什么?

  我参观过上虞乡贤馆、丰惠乡贤馆,上虞当代竟有这么多杰出的乡贤,如:被誉为“中国民族脊梁”的著名活动家、杰出的无产阶级文化工作者胡愈之、香港同胞张杰、著名电影导演谢晋、申奥功臣何振梁、稀土之父徐光宪等等,他们热爱家乡,关心家乡建设,为家乡做出了巨大的贡献,他们是上虞的骄傲,他们是时代的楷模,是我们在外游子学习的榜样。乡贤文化是新时代的一笔社会财富,据悉,上虞乡贤文化已形成了全国独一无二的文化品牌。

  “悠悠故乡情,拳拳赤子心。”还记得那一年回乡探亲,阔别了多年我从广州回到了的上虞,1个月的探亲假期,除了探亲会友,其余时间我都在为乡亲们看病,先后在丰惠、百官和老区余姚梁弄举行了三场义诊活动。当时,从四面八方赶来的病人很多,虽然忙,但不累,能为家乡人民服务这是我的心愿。

  又有一次回乡探亲,永和镇安渡村的徐姓夫妇,结婚三年未曾怀孕,经检查男方有问题,我采用中西医结合药物治疗,第二年夫妻俩抱着胖娃娃登门道谢。她奶奶每次碰面总是说:“多亏了广州回来的龚医生,有了孙子,我们多幸福啊!”……

  在家乡,我发现有很多慢性病、多发病,如颈椎病、肩周炎、坐骨神经痛等,这些疾病长期影响着农民们的健康。我深深地感到要多、快、好、省地为乡亲们解决病痛,这是我作为一名广州老医生回乡的责任所在。每当我看到那些慢性病患者康复后的笑脸,就会感到无比的欣慰。

  近10年来,已是古稀老人的我每年回乡一次,我还带动了儿孙三代人为家乡有需要的群众服务。近年来,我已成了“80后”,我把有限的生命,投入到了无限的为人民服务中去,我要做出人生最大的奉献,做一个心系故乡,情浓故土的追梦人。

  作者 龚瑞章,男,1938年11月出生于浙江绍兴上虞区丰惠镇,祖居小南山,早年在上虞人民武装部应征入伍海军东海舰队,曾在上海海军411医院、第一军医大学进修学习。

  1966年从部队至广州黄埔港湾医院(现为广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五医院)工作,从事中医、针灸、不孕不育专科特色门诊,从医50多年,备有龚氏祖传秘方,是五代从医中的第三代传人,擅长用中医古方辩证施治,应用针灸、理疗等方法治疗各种疑难杂症,如中风偏瘫、腰腿痛、不孕不育、小儿疳积等疾病。在国家级等医药杂志发表学术论文近30篇,多次应邀参加国际性与全国性的学术大会,有三项研究成果获奖。退休后创办广州黄埔区萝岗“瑞章医疗”门诊,并以师承方式带教中医学徒10余人,同时被广州鹤年堂聘为客座专家。其中医诊疗特色方法曾在广东电视台名医有约栏目中播出。目前在方家泊致力于中医养生。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