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航乡情

第8章 木莲令(中)

  平王端坐在外面的椅子上,眼光微闪,心里充满了期盼,他只有二十六岁,正是人生好时节……过了足足半刻钟,里面才又响起一声木鱼,广慈大师伸手从裂口处接了张纸和一个小小的瓷瓶出来,展开看后,把瓷瓶递给了王爷,说道:

  “施主,木先生说您的病极为棘手,她一时没有把握,要想一想,这瓶里有三粒药丸,您辰正、未正、戊正各服一粒,可暂时压制体内毒气。”

  平王听了,眼底喜色闪过,只是棘手,那就是说纵然不能全愈,也至少有几分可治,能保得住命就是万幸,也就不枉拿出那枚木莲令了!点点头,接过瓷瓶,冲帘内郑重说道:

  广慈大师目送着青布小轿走得远了,心中长长的松了口气,青丫头好象有什么顾虑?站了半晌,方转身往方丈院去了。

  李青坐在椅子上,低着头,细长的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敲着椅子的扶手。广慈大师坐在李青旁边的椅子上,温和的笑着等她说话,

  “老和尚,这平王是中了毒,巫术秘传里记着一种阴蚕蛊,大约就是了,幸亏他从小练了股至阳至刚的真气,也已经大成了,才能与这种极为阴寒的毒物抗衡至今。”

  “嗯,这毒物与他体内的真气已经纠缠在一处了,只能用金针顺着真气的运行,拔出毒物,只有我能施针,还有,施针的时候,他要运行真气,就必得清醒着,我也要指挥着他真气合针运行,不能不说话。老和尚,这针一施,就瞒不得了。”

  “丫头,倒也无妨,这是庆国,毕竟不是韩地,落雁山也不是平阳府,他要查你的身份,绝非易事,纵然他见了你、听了你的声音,一来他治了病就得立即回韩地,与此相隔千里,二来,他是男人,没有随便见内宅妇人的道理,哪里有认出你的机会?至于皇上和的人,如果知道他治好了病,这回去的路上就凶险了,他恐怕是更不愿意让人知晓,以韩地的手段,封住这治病的事不会有什么问题。倒也无妨。”

  李青仔细的想了想,虽然知道老和尚这话只是有些道理,那平王想查她,哪会顾忌什么内宅外宅,但这病是一定要治的,叹了口气应道:

  “也只好如此了,明日就施针,地方换到天一阁吧,那里也有暗道可以离开,只能平王一个人进院子,你和苦寂师兄帮我就行。”

  广慈大师眼光微闪,青丫头的医术两年前就在他之上了,现如今,又接下了木莲令,寒谷寺交到她手里,这医术必定又要飞进一次,这丫头的天份不亚于当年的木莲大师,更何况,还有那支签……菩萨都安排好了,想到此,声音温和的说道:

  李青怔了一怔,定定的看着广慈大师,梧桐院?老和尚想让她做这个,那个什么鬼,说什么她也不会去做!干笑两声,说道:

  平王半躺在罗汉榻上,自辰正服药,疼得不能坐卧的骨节就几乎不痛了,他竟然沉沉的睡了将近两个时辰,醒来吃了碗参汤,居然也没象以前一样几乎是立即就泄泻而出,现在还停留在胃里,这种胃里暖和满足的感觉多久没有过了?

  他看着窗外花架上明艳的蔷薇花,平王府书房外也有一架蔷薇,却远远不如这窗外开得灿烂美丽,微微吹进房间的凉爽宜人,他嘴角微微上翘,整张脸也如朝阳般灿烂起来。

  赵勇进来跪倒请安,王爷抬手示意他起来,赵勇起来,眼角微微扫过罗汉榻,王爷好象心情极好,赵勇心里轻轻松了口气,低头垂手站在旁边,禀报道:

  “回王爷,爷一离开月华阁,大师就去方丈室了,一直到巳末去吃了午饭,午正去普济堂看病,未末申初去栖霞殿,除了诊治病患,未见外人。大师走后,月华殿一直没看到有人出来,奴才怀疑月华殿内有暗道通往外面。”

  “大师,还有木先生这里,暂缓一缓,你现在调集所有人手,盯紧庆国、晋地、奚地的人,木先生的事,半分也不能流了出去!让人放出“平王的病治不好了”的话去。”

  赵勇深施一礼,听爷的话意,爷这病竟是要好了!这是林家之福,是韩地之福!赵勇压着心中的狂喜,脚步轻盈的着出了房门。

  “回王爷,奴才去见了大师,大师说木先生诊出爷是中了一种叫阴蚕蛊的毒,本来这阴蚕蛊极毒,是天下至阴之物,中的人熬不过七天,但爷练的至阳至刚的先天真气,恰能克制这蛊,爷的先天真气和这毒气在经脉间抗衡纠缠,这毒气又牵动痹症,引得关节间如刀刮骨,腹中泄泻不止。

  如今要治,须得用金针顺着爷真气的运行,拔出毒气,在爷平时练功的时辰用针最好。木先生说明天就施针。”

  卯时刚过,广慈大师迎在藏书院门口,平王下了轿,文慈大师上前扶了平王进去,管事、小厮和人都远远的退下。

  “木先生从不与人诊治,如果不是木莲令,木先生断不会破例,还希望王爷,第一,任何时候不能对任何人说起今日诊治之事,第二,王爷不能探查木先生的身份。”

  “本王答应大师和木先生:第一,任何时候不对任何人说起今日诊治之事,第二,本王不会探查木先生的身份。”

  广慈大师点点头,天一阁后门,帘子掀起,一个全身黑色的人走进来,只见她身上穿着宽大的黑色纻丝袍子,用黑色纻丝布包着头脸,只露出两只眼睛。

  平王愕然的看着进来的木先生,虽然裹得这样严紧,可依然看得出体形纤瘦,在层层包裹下居然透出种极其柔软的感觉来,步伐从容轻柔,长长的睫长下笼着双沉静幽深的眼睛,这分明是个美丽的小女子!怪不得规矩如此之多!

  李青走到榻前,看着榻上坐着的男子,约摸二十四五岁年纪,个子很高,只是过于瘦削,面部轮廓清晰,眉眼间显得极为干净,竟是个极帅的帅哥!只是眼神过于凌厉,此时正满含震惊的看着她,周身隐隐散发出一种阴冷的煞气,让她感觉到一种刀锋般的寒意,他杀过多少人?才能透出这样的阴寒之气,“真是可惜了这份英俊!“李青腹诽道,下意识的挺直了后背,对着他眼中的惊愕,微微抬了抬下巴,说道:

  声音温婉甜糯,咬字略有点含糊,带着妩媚的尾音,这声音让平王想到了黄莺初啼,还要更妩媚些,这和他想象中的木先生是天渊之别!他震惊的看向广慈大师,见广慈大师冲他微微点头,心中愕然、不解更甚,就算看不到面目,他还是直觉般感觉到这是个娇滴滴的小女子,她哪来的如此医术?

  广慈大师打开地上放着的紫檀木盒子,取出密密放着长短粗细不一的无数银针的针盒,又从盒中取了十几个鸽蛋大小的药球,用炭火点了放在铜盘中备用。

  李青说道,平王闭上双眼,缓缓得运行起真气来,李青垂下眼帘,集中精神,感受着真气的运转,取出一根根银针,飞快的刺入平王身上的穴道,有的轻轻捻着针尾,有的在针尾插上烧着的药球。不时提点平王的运功:“略快一快,”“好,慢下来,越慢越好,”“走膻中,”“避过大椎”“入气海。”

  平王忍着剧痛,强行运气,刺入穴道的银针让他的真气或凝滞或顺滑,几处大穴竟似有一股宏大的暖洋洋的气息不停涌进来,真气没有象以前那样,连一个周天的运转也无法完成,而是在银针的帮助下,重新汇聚起来,那让他痛彻难当的阴寒之气在真气的挤压和银针的诱引下,一点点被引了出去。以往充满力量的感觉一点点回到体内,慢慢的,他在耳边那个甜糯妩媚的声音的导引下,进入了空明状态。

  过了差不多两个时辰,李青开始一根根拔出平王身上的银针,扔进榻脚边盛着水的银盆中,拔完了针,又从怀中取出一个小瓷瓶来,从中倒了粒白色莲子米大小的丸药来,

  “含着,运功五个周天,把这药化了。行完了功,就没什么大事了,这半个月里面静心养着,饮食上精细些,辛辣和大荤不要用,嗯,也不能受凉劳累。”

  红楼之禛情凝黛帝妃临天童养婿齐欢月待圆时神医凰后大红妆凤凰图腾妻为上尚书大人易折腰美人娇穿越良缘之镇南王妃龙图案卷集·续盛世医妃嫁偶天成九全十美不良太子妃:公主萌萌哒阎帝霸宠:逆天妖妃邪天下家有悍妻怎么破永安调错嫁权臣:商女不服输娇医有毒云起射雕之药师鞠尘佛堂春色

  病娇毒妃狠绝色全文阅读每日一表白全文阅读小公主,跟我回家吧全文阅读明末边军一小兵全文阅读十二点的辛德瑞拉全文阅读清和月下觞全文阅读天庭幼儿园全文阅读吾心吾景(网王)全文阅读将军家的小娇娘全文阅读我的1979全文阅读星际双修指南全文阅读大帝姬全文阅读黄金渔场全文阅读九全十美全文阅读许你万丈光芒好全文阅读夏之叶全文阅读我养的反派都挂了[快穿]全文阅读小妖精[快穿]全文阅读混成大神反被调戏全文阅读

  开局获得完美音乐系统军嫂重生记重生后我成了权臣的掌中娇封神来了大周仙吏沧元图超脑太监洪荒:我能绑定圣人!正阳门下:收藏达人嫁偶天成三界红包群空间农女种田忙超品命师大数据修仙炮灰修真指南天道图书馆穿到吃瓜看戏慕川向晚我行让我上[电竞]快穿之我家宿主是爸爸龙珠之每日礼包仙师[红楼]婢女生存日常神医凰后月东出猛卒何日请长缨贵女重生:侯府下堂妻超级影后.

  九全十美最新章节手机版九全十美全文阅读手机版九全十美txt下载手机版闲听落花的全部小说九全十美 江苏文学网移动版江苏文学网手机站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