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航乡情

特朗普时代下“匿名者Q”崛起 被FBI列为潜在国

  综合法新社、《金融时报》、CNN、《纽约时报》报道:一个诞生于2017年的右翼极端主义地下组织“匿名者Q”(QAnon),在美国总统特朗普及其拥趸的高调拥护下,由网络的阴暗面走进主流媒体,从虚拟世界走到现实世界,从社会辩论到政坛登堂入室,甚至从美国向全球输出。他们在新冠疫情和美国大选期间,肆意编造及散播虚假消息和阴谋论,被美国联邦调查局列为潜在的国内恐怖威胁。

  “匿名者Q”(QAnon)是特朗普时代的新词,指的是在网络上自称Q的匿名者。这个支持美国总统特朗普的网络打手松散组织,不时散播各种阴谋论,尤其是宣扬有“深层国家机器”正密谋计划意图推翻特朗普,获不少人相信,并开始从虚拟的网络世界走向现实,甚至染指政坛主流。

  许多特朗普支持者以“Q”为标志出席各种造势活动,他们试图用频繁活跃于人们视线中,以让其言论更具正当性,甚至开始对社会造成真实的危机与伤害。据报道,今年夏天的反种族歧视的活动中,“Q粉”在混乱中从事过绑架未遂、谋杀等犯罪活动。而在疫情当下,从洛杉矶、伦敦、柏林到墨尔本,全球多地出现和反口罩集会,集会上总有“匿名者Q”成员大喊“疫情是一场巨大阴谋”的口号。另外,网上流传着“疫情与5G有关”的阴谋论,导致英国50多座信号发射塔遭攻击破坏,沃达丰等电讯公司不得不要求政府出面干预澄清。

  《纽约时报》日前指出,虽然媒体不应随着网络上的阴谋论起舞,但在特朗普及其拥趸的支持下,“匿名者Q”的阴谋论已经从地下论坛向主流媒体渗透,甚至有政坛人士宣扬自己是“Q粉”的身份。

  “匿名者Q”的阴谋论进入主流媒体普遍都有一个中转站,那就是经由Twitter上核实过的账户转发,有时是特朗普本人。今年9月,特朗普就在Twitter上转发了一个带有#PedoBiden(娈童拜登)标籤的贴文,带有短片显示拜登在2015年对时任国防部长卡特的太太毛手毛脚并在她耳边低语。这个标籤就是“匿名者Q”在社交媒体上大肆推广的典型之一,边缘的阴谋论慢慢走向主流和媒体,靠的正是特朗普及美国国会部分人士的“背书”。

  另外,在特朗普力撑及共和党的拥护下,“匿名者Q”开始佔据政坛一席之地,至少15名“Q粉”出线共和会初选。日前“匿名者Q”支持者玛乔丽.格林,成功当选佐治亚州众议员,并直言阴谋论“值得倾听”,特朗普亦特意发推祝其当选,大赞她是“共和党明日之星”。“匿名者Q”的多位信徒参选今年州议会选举,其中包括在拜登的家乡特拉华州。

  “匿名者Q”正开始淡化以美国为中心的策略,趁着疫情走向全球,并根据各地关注的议题进行“本土化”融入。在法国,“匿名者Q”就与“黄背心”运动沆瀣一气,在Facebook上有三个成员过万的群组,当中成员均用法语交流。

  在意大利,极右政党新力量党8月和“匿名者Q”在罗马组织了一场。而在另一极右政党联盟党中,多人重提《锡安长老会纪要》阴谋,这是“匿名者Q”时常提及的一部虚构文学作品,据称是秘密会议纪录,指犹太人在会议上密谋统治世界。

  不只是,曾经是民粹主义政党“五星运动”成员、现为意大利议会独立议员的库尼亚尔,5月也在议会上声称,微软公司创办人盖茨在背后推动撑疫苗运动,目的在於“绝对支配人类,要他们沦为白老鼠和奴隶”,与“匿名者Q”思想契合,她还呼吁逮捕盖茨。

  美国联邦调查局(FBI)已确认“匿名者Q”是“可能带来极端主义暴力行为的阴谋论之一”。与同为右翼运动的茶党相比,“匿名者Q”的思想极端得多。茶党只是反对华尔街纾困案和增长的联邦赤字,而“匿名者Q”指称前国务卿希拉里和金融大鳄索罗斯贩卖儿童。茶党的支持者们寻求通过大选投票击败对手,但“匿名者Q”的支持者则希望党高层被监禁或被处决。

  “匿名者Q”的优势在於先进的科技,该团体植根於互联网,以社交媒体更新的速度实现极快发展;茶党基本依赖保守媒体机构来传播信息。

  另外,茶党是在共和党失势时兴起的,而“匿名者Q”得到了共和党籍总统特朗普的默许。对於早已被“特朗普化”的共和党,如果以阴谋论质疑一切的思想得以延续的话,即使在特朗普下台后,美国仍会愈来愈远离现实。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