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航乡情

坤鹏论:讯息?信息?通信?通讯?(上)

  因此,今、明两天坤鹏论就来和大家一起推敲、学习什么是讯息和信息;它们的区别是什么?同时再学习一下什么传播学。

  它大约在1300年前后进入到英语,直接源自古法语的message,再往前捯饬,最初源自古典拉丁语的mittere,意为传递。

  后来,message的基本意思确定为“口信”,指人通过观察、阅读或与人交往所获得的任何消息,但不一定都准确。

  国内有传播学学者在其著作中顺着自己的错误理解去生编硬造定义——““讯息指的是由一组相互关联的有意义符号组成,能够表达某种完整意义的信息。”

  还有其他学者在上面的定义上继续错上加错:“大略地讲,讯息更指向具体的名物,而信息更包含抽象的意味。如果说在一个抽象阶梯上,‘消息’处在底端而 ‘信息’居于顶端, 那么讯息就位于这个阶梯的中部。比如同样一个 ‘发布会’,要是分别冠以消息、讯息、信息,其义就会显得越来越宽泛,越来越笼统。”

  不管是传播学,还是信息论,只要是information,它就是信息,它就是消除不确定性的东西,它就是还能说什么,而不是已经说了什么。

  information是香农那个时代,工程师,尤其是贝尔电话实验室的工程师们开始广泛使用的。

  传播学鼻祖威尔伯·施拉姆这样定义信息:“凡是在一种情况下能减少不确定性的任何事物都叫做信息。”

  坤鹏论认为,对于讯息和信息的混淆,关键还是没搞清楚information惹的祸,想当然地用日常生活中人们所说的信息来理解它了。

  “信息是物质的普遍属性;它表示它所属的物质系统,在同任何物质系统全面相互作用 ( 或联系) 的过程中,以质、能、波动的形式所呈现的结构、状态和历史。”

  如果把它放到通讯和传播领域,不仅没有说清楚信息是什么,反倒带来了误读,让人们的理解远离了这两个领域中信息的本质。

  坤鹏论认为,中文中对信息与讯息的混淆,里面还有一个根深蒂固的问题——汉语的信息熵高,可输入信息多,很少的字就能使信息的确定性增强。

  是啊,本来单独的汉字就有近10万个,《新华字典》收录的单字是11100多个,《汉语大字典》收录的是56000个。

  在《100年汉语新词新语大辞典》中记录了1912年至2011年100年来主要新增的词条,一共才1.1万个词条。

  英语以70万个词汇总量,在全世界语言词汇排行榜上排第二名,并且,每年仍以涌现几千个新词的速度增长。

  是阿拉伯语(推荐看《文字塑造了人类、知识、文明和历史》了解文字们的历史渊源),它是词汇量最为丰富的语言,词库中拥有1230万个词汇。

  原因就在于英文字母的信息熵相对少,可输入信息少,所以,更勤于把意思表达得更清楚、准确,减少歧义。

  这还体现在了中国人与欧美人在许多事情上的不同处理方式,比如:欧美的菜谱精确到克,而中国的菜谱在提到重量时,大部分写的是适量。

  但是,因为引进information这个词,并对其进行翻译时,大家都没有深究,更不会想着去创造一个相对应的新词。

  讯——因为任何消息本身都不能直接传播,必须要将其转化为某种编码,用语言就是声音编码、用文字就是符号编码、用图画就是图像编码、用肢体就是动作编码……然后再通过相应的媒介进行传播,说到底,它们都是一种讯号;

  正如美国传播学者多米尼克所说—— “讯息(message)是信源编码出来的真正实在的产品。”

  其次,坤鹏论认为,如果我们将信理解为取信于人,令人信任,息,为消息,也就是令人信任的消息,这恰恰符合信息论中信息的定义——消除不确定性的东西。

  正如罗杰斯所说的 : “任何讯息 ( message) 都是已知和未知、预料之中和预料之外的结合。在一个只含有你已经知道了的内容的讯息中,没有信息,所以,一个讯息中的预料之外的部分就是信息的一个标志。”

  更简单的一个道理,如果讯息=信息,也就是只要说出来的话,写出来的字,就是没有不确定性的,所谓的压缩就不可能存在了。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